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军队代表委员畅谈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培养

军事 时间:2019-03-14 浏览:
功以才成,业由才广。强军兴军,要在得人。 习主席强调指出,要牢牢扭住培养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这个中心任务,

原标题:为强军兴军注入“新动能”

  功以才成,业由才广。强军兴军,要在得人。

  习主席强调指出,要牢牢扭住培养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这个中心任务,深入研究现代军事教育特点和规律,坚持走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内涵式发展道路,努力培养造就能够担当强军重任的优秀军事人才。

  春风轻拂桃李枝,恰是新笋欲芽时。几天来,围绕培养造就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这一议题,军队代表委员纷纷抒怀献策。

  以创新为驱动改革培养模式

  3月5日,习主席在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强调,要抓住时机,瞄准世界科技前沿,全面提升自主创新能力,力争在基础科技领域作出大的创新、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取得大的突破。

  对此,第三军医大学校长罗长坤代表深有体会地说:“创新发展理念是方向、是钥匙,锐意创新才能打开科技殿堂的大门。”

  创新,让希望之花次第开放。这几年,正是创新驱动使第三军医大学不断实现新的发展:小班教学、出国游学成为教学方法改革的“二重唱”;暑期学校、实验室轮转成为教学理念更新的新思维;直博生制、导师组制成为教学模式转变的新尝试。

  怒放的希望之花,催生了繁盛的丰收之果。仅去年,第三军医大学就在全国临床技能竞赛、药学实验技能竞赛、美国数学建模大赛等国内外赛事上屡屡获奖,本科生发表SCI论文30多篇,博士生发表毕业论文影响因子显著提高。

  “有了创新之果,更加坚定了走创新之路的信心。”罗长坤代表从中得到启发。他建议,军校的人才培养,在教学方式上应由“以教为中心”向“以学为中心”转变,学生学习应由“以知识为中心”向“以能力为中心”转变。同时,要打破学科壁垒,开展综合化跨学科教学,鼓励学生发表独立见解。

  “钱学森之问”对于我国人才培养模式的拷问,曾让国内高校的教育者们揪心。军队政协委员、空军指挥学院原副院长朱和平感慨地说:“‘钱学森之问’戳到了我国人才培养模式的痛处,那就是创新不足。”朱和平委员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,提出要建立院校、部队和继续教育“三位一体”的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。

  某基地研究所所长谢虹代表,与朱和平委员的想法不谋而合。作为我军电子信息装备研究方面的专家,谢虹代表深知传统人才培养模式的弊端。他说:“现在无论是战争形态、作战样式的变化,还是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,都非常快。不改革人才培养模式,就难以跟上时代。”

  两个月前,海军工程大学教授马伟明代表和他的团队,被授予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创新团队奖。在此之前,马伟明代表带领的团队刚被海军授予“创新强军马伟明模范团队”荣誉称号。创新,是马伟明代表的标志性符号。对于带队伍、育人才,他有着自己的见解:“我们要鼓励人尽其才,培养科研创新的领军人才,更要发挥人才的酵母作用,打造国防和军队建设最需要的创新团队。”

  军队代表委员认为,随着科学技术革命接续推进,国防和军队深化改革稳步推进,我军新型人才队伍建设迎来了难得的历史机遇,必将促使更多的创新之花绚丽绽放。

  以质量为核心打造人才方阵

  质量,是人才培养的核心。那么,什么是人才质量的标准?

  三年前,习主席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时强调,牢固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,按照打仗的要求搞建设、抓准备,确保部队召之即来、来之能战、战之必胜。

  军队代表委员认为,按照这一标准,衡量军队人才建设质量有了“硬杠杠”。

  这是一次未来之光和现实探索交融的生动实践。深秋时节,某军校在不打招呼的情况下,突然把学员拉到燕山深处,开展“对防御之敌的进攻战斗”对抗演练。演练没有脚本,所有课目都是随机设置。校方表示,在近似实战条件下砥砺作战技能,就是为了提高人才培养质量。

  “人才培养质量如何,关键看是否符合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。”南京政治学院原院长蒋乾麟代表向记者谈了对军事人才培养的理解。他说,强军目标为我军院校发展指明了方向,那就是人才培养必须与部队对接、向实战靠拢、为战斗力服务。

  “这就要求我们的教学要围绕实战,育人要着眼打赢。”为此,蒋乾麟代表建议,军事院校无论是课程设置,还是教学设计,都要多向打胜仗要求看齐,多与战斗力建设对表。